购进日本综合商社股票,巴菲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笔者近日发表的《巴菲特的最后防身匕首》专栏文章中,曾经提到“此次购买黄金股票,象征着伯克希尔公司带有巴老独特印记的经典投资组合模式走到了尽头”。

购进日本综合商社股票,巴菲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果不其然,这才几天,几乎不参与其他国家股市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通过东京证交所,购进了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住友商社、三菱商事、尹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丸红株式会社等五家公司的股票,总投资额达62.5亿美元。

巴菲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要回答这个问题,得从日本商社的起源谈起。

日本的“国之重器”

这五大商社都属于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前列的公司,掌握着日本的经济命脉。

日本的综合商社以投资和贸易业务为主,主营大宗商品,日本近一半的进出口业务都控制在它们手中,是日本的“国之重器”,规模堪比中国的巨无霸企业如中信集团、招商局和华润。但与中国的巨无霸企业相比,这几家日本株式会社的历史更为悠久。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作为制造业大国的日本,为解决制约制造业持续发展的原材料供应瓶颈,以株式会社为代表的日本大公司很早就开始“走出去”,在全球布局矿业、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截至2019年末,日本的海外净资产达365万亿日元(3.4万亿美元),海外资产总额为1098万亿日元(10.2万亿美元)。

如果把日本国内资产看成冰山水上部分的话,日本企业在海外的资产就是冰山的水下部分。但日本一直刻意低调,真应了中国“不显山不露水”这句话。

“相中”海外金属资源

综合以上内容,巴菲特购进这五家株式会社股票的意图就跃然纸上了。

通过购买日本株式会社股票,巴菲特不仅仅进军日本市场。更重要的是,通过日本企业成熟的海外资源布局“借船出海”,间接涉足全球大宗商品资产。

大宗商品资产主要包括金属及非金属资源、能源、粮食等,以及伴随的贸易与物流。此外与物流有关的港口、铁路等都算其中。

在笔者的《隐形矿业大国:日本》观察中,曾简要介绍了日本第一大综合商社三井物产的传统优势领域海外金属投资。通过海外金属投资,三井物产每年可销售权益铜精矿约100万吨,除满足日本国内需要之外,还出口中国、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其中每年销往中国市场的电解铜10万吨,粗铜(阳极铜)5万吨。

三井物产就是此次巴菲特大手笔购进股票的五家株式会社之一。其余四家株式会社的发展脉络与三井物产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满足日本制造业的需要,很早就开始了海外金属资源布局。

巴菲特“做空”美国吗?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巴菲特是一个爱国者,他的名言是“不要做空自己的国家”。那么此次巴菲特的举动是做空美国吗?

非也!

在笔者的《要避免在部分关键矿种上被扼住咽喉》文章中,“五眼联盟”的“首席代表”美国近年发布了《关键矿产战略》。2019年9月26日,澳大利亚等九个国家加入了美国战略矿产倡议。2019年11月19日,举办了美、日、欧关键材料三边会谈。

巴菲特虽然大举卖出银行股票,但却随即购进黄金股票,如今又大手笔购进日本株式会社股票。

这一动向耐人寻味。

对于巴菲特来说,此次抄底日本企业,对内,不仅自己收益巨大;对外,其名人效应也提振了日本投资者的信心,据悉,五家企业当日估价涨幅在4%至9%,可谓“四方满意”。

果然是巴菲特!老谋深算,有里(利)有面!

过高的中国关键矿产对外依存度

在全球,真正具备全产业链能力的只有美国、日本和中国三个国家。如今,通过巴菲特这个桥梁,美、日两家开始了全产业链方面的对接。

与美、日相比,中国的全产业链具有后发优势。依托十几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和有竞争力的劳动力成本,中国一旦进入某一产业领域进行竞争,终端产品的性价比很快就把竞争对手碾压成一张供后人瞻仰的“照片”。

但这种战略上的藐视并不意味着战术方面的准备不足,相反,早日“检视”自己全产业链中存在的短板,才是主动应对挑战的应有之道。

在金属资源领域,中国金的对外依存度超过60%;铜为70%至80%;铁为80%。

在笔者的《隐形矿业大国:日本》一文中提到,中国的“一带一路”与日本企业的海外布局有不少重叠的地方。未来,双方围绕矿业的竞争可能“常态化”。尽管企业之间的竞争很正常,但近段时间,个别国家违约收回了中国企业海外矿山采矿权之事已经发生。我们要保持足够的警醒,中国企业家也要做足功课,保证中国的关键矿产进口顺畅。

正如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卢进所言:“行业要更加团结协作、实现共赢发展”。进行海外开发的中国企业家要有更大的胸怀和格局,与国内同行实现联动联通。

(以上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操作指南,依此入市,风险自担)

Author: admin